生活百科

卫计委介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侯云德院士及部署2018流感防治工作

作者:必赢国际437437app    发布时间:2020-03-17 19:49     浏览次数 :79

[返回]

国家卫生计生委于2018年1月9日下午2:00在西直门办公区1层新闻发布厅召开例行发布会,介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侯云德院士有关情况及部署2018年流感防治工作有关情况。

   今天上午,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王泽山院士和侯云德院士共同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其中,侯云德为我校校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院士。

图片 1

图片 2

发布会开始。中国网 张若梦 摄

  侯云德是谁?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感谢大家参加2018年国家卫生计生委首场例行新闻发布会。今天,参加发布会的人特别多,外面天气也特别冷,你们来让我很感动。我觉得一是体现了大家对于我委新闻发布工作的重视,二是大家非常关注今天的主题,说明大家对于群众健康的共同的关切。

  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名单公布后,对这位鲜少在媒体上露面的科学家,不少人都发出了好奇的一问。

大家知道,昨天中共中央国务院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侯云德院士荣获了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今天,我们请来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梁晓峰副主任和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党委书记武桂珍女士,向大家介绍侯院士的成就和事迹。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个主题。

  同样的问题,60年前也被人问过。当时,前苏联《病毒学杂志》的编辑特意询问:“侯云德是谁?他是什么样的人物?他的论文怎么会发表这么多?”不怪编辑好奇,这位中国留学生在前苏联学习的3年半时间,发表了17篇学术论文,并在仙台病毒等研究上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最终直接越过副博士,被原苏联高等教育部破格授予医学科学博士学位。

图片 3

  一辈子与病毒打交道,作为我国分子病毒学和基因工程药物的开拓者,侯云德说:“认识世界的目的应当是要改变世界,学习病毒学、研究病毒学,目的应当是预防和控制病毒,为人类做出更加切身的贡献。”

国家卫计委发言人、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副司长宋树立主持发布会。中国网 张若梦 摄

“道固远,笃行可至;事虽巨,坚为必成”,集毕生精力编织传染病防控网络

第二个主题,入冬以来,流感高发,国家卫生计生委一直非常的重视,从入冬开始我们就进行了多次的部署和督导,在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网站上大家可以看到这些信息。就在昨天,我们再一次进行了部署,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流感防治工作的通知》,提出要把人民群众的健康安全放在首要位置,从加强疫情监测、做好医疗救治、发挥好基层作用、做好健康教育等各个方面进行了部署,进一步明确了措施。

  2008年,侯云德79岁。这一年,他被国务院任命为“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

今天,我们请来了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向大家介绍我们对于流感防治工作的部署有关情况。今天是2018年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按照惯例,通过散发材料的形式向大家介绍2017年卫生计生工作的进展和2018年的重点任务。首先,请梁晓峰副主任介绍侯云德院士的成就和事迹。

  这时,距离2003年的“非典”疫情已经过去5年。公众或许已淡忘了当时的恐慌,侯云德却不敢忘。“‘非典’来得太突然,我们没有准备,病毒研究不充分,防控体系太薄弱了。传染病在历史上是可以让一个国家亡国的,老的控制了,还会不断出现新的,传染病防控绝对不能轻视!”这位少时立志学医、并且要当名医的科学家,一生都在为祖国的防病事业而奋斗。

大家下午好!现在,我把侯老师的有关科研成就以及贡献给大家说一下。侯云德院士荣获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是全体疾控人的骄傲。这里非常荣幸由我来介绍侯院士的科研成就和贡献。侯云德院士是我国分子病毒学的开拓者,是不可多得的杰出战略科学家,曾任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主任及副院长,连任三届国家“863计划”生物技术领域首席科学家,是我国“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传染病防治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

  本该颐养天年的年龄,侯云德又忙碌起来,担负起我国现代传染病防控体系顶层设计的重任。他带领专家组,设计了2008-2020年降低“三病两率”和应对重大突发疫情的总体规划,主导建立了举国体制协同创新的传染病防控技术体系,全面提升了我国新发突发传染病的防控能力。

侯院士的主要成就有以下四方面:

  第一次挑战很快来临!

图片 4

  2009年,全球突发甲流疫情,国外死亡人数上万名。在国务院领导下,我国成立了由卫生部牵头、38个部门组织的联防联控机制,侯云德作为专家组组长,针对防控中的关键科技问题,开展多学科协同攻关研究。“这个组长可不好当,相当于坐在火山口上,责任重大。一旦判断失误,防控不当,疫情就有可能蔓延。”中国疾病预防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副所长董小平研究员回忆说。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梁晓峰介绍情况。中国网 张若梦 摄

  当时,我国仅用87天就率先研制成功新甲流疫苗,成为全球第一个批准甲流疫苗上市的国家。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注射两剂,侯云德则提出不同观点:“新甲流疫苗,打一针就够了!”

一、是我国分子病毒学奠基人。留苏期间他因一系列开创性成就,被苏联高教部破格越过副博士直接授予博士学位,其导师评价侯云德是自己科研生涯中遇到的“唯一一位如此优秀的科学家”。八十年代始,他带领团队开展痘苗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大肠杆菌增强子样序列、丙型肝炎病毒核心蛋白抗原表位及其致癌性等研究。他60余载孜孜不倦,致力于防病事业,花甲之年独自编着105万字的《分子病毒学》,是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的分子病毒学专着,奠定了中国分子病毒学基础。

  在疫情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情况下,提出这一建议的侯云德,承担的压力可想而知。打两针是国际共识,只打一针,万一达不到免疫效果呢?

二、开创引领我国基因工程药物研制。上世纪八十年代,侯云德院士成功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国际独创的国家I类新药——重组人干扰素α1b,开创了我国基因工程药物的先河,对治疗乙肝、丙肝、毛细胞性白血病、慢性宫颈炎、疱疹性角膜炎等我国常见病多发病产生明显疗效。随后十年又相继研制出1个国家I类和6个国家II类新药。

  “科学家要敢讲真话,为国家和人民着想,不能只计较个人得失。”侯云德是有底气的。依据长期积累的经验,结合新疫苗的抗体反应曲线和我国当时的疫苗生产能力和注射能力,侯云德坚定地提出了一次接种的免疫策略。最终,这一方案大获成功,世界卫生组织也根据中国经验修改了“打两针”的建议,认为一次接种预防甲流是可行的。

三、推动了我国现代医药生物技术产业发展。他构建了我国医药生物技术布局,主导了我国第一个基因工程新药的产业化,研制的8种基因工程药物挽救了上千万患者,产生数十亿经济效益。仅以α1b型干扰素为例,在我国已经使用数千万剂,用于数百万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和儿童呼吸道传染病的治疗。

  2009年的甲流疫情,我国取得了“8项世界第一”的研究成果,实现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对流感大流行的成功干预。据来自清华大学第三方的系统评估,我国甲流的应对措施大幅度降低了我国发病率与病死率,减少2.5亿发病和7万人住院;病死率比国际低5倍以上。这一重大研究成果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一流科学家高度赞赏和一致认同,获得2014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四、构筑了我国现代传染病防控技术体系。他提出应对突发急性传染病的“集成”防控体系思想,顶层设计了2008-2020年重大专项降低“三病两率”和应对重大突发疫情的总体规划,升级我国传染病防控体系,实现了我国能够在72小时内鉴定300种已知和未知病原,成功应对近十年来数次重大传染病疫情。将国家流感中心建设成为全球第5个、发展中国家首个全球流感参比和研究合作中心,2009年全球甲流疫情中国实现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对流感大流行的成功干预,取得了“8项世界第一”;2013年,在全球首次确认并成功应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疫情,4天内成功分离和锁定病毒,一举成为全球流感防控的领导者。

  侯云德提出了应对突发急性传染病的“集成”防控体系的思想,重点布置了病原体快速鉴定、五大症候群监测、网络实验室体系建立的任务,全面提升了我国新发突发传染病的防控能力,使我国成功应对了近十年来国内和国际数次的重大传染病疫情。“MERS、寨卡、H1N1等病毒在我国都没有流行起来,N7N9也得到了有效控制,我国在传染病防控方面的能力大幅提升,进入世界一流行列。侯院士作为这一体系的总师,功不可没。”卫计委科教司监察专员、“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实施管理办公室主任刘登峰表示。

侯云德院士是一位具有崇高信仰和家国情怀的科学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24岁时第一次提出入党申请,28年初心不改,1981年52岁的侯云德院士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侯云德院士始终以“认识世界,改造世界,解除病人疾苦”为指导思想,在病毒肆虐、缺医少药尤其是抗病毒特效药的历史时期,侯云德院士成功研发了国人用的起的,具有广谱抗病毒作用的重组人干扰素α1b,解决了人民的疾苦。

是“中国干扰素”之父,更是杰出的战略科学家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等一系列新思想新战略,对全体疾病防控和卫生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个时候,我们学习弘扬侯云德院士科技报国、开拓创新的事迹和精神,对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都具有重大意义。在这里,再次感谢大家对侯云德院士以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事业的关心、帮助和支持!

  侯云德是一位科学家,更是一名战略科学家。他的很多科研成果和举措,在当时都是具有前瞻性和开创性的,并且影响深远。

刚才说的是侯院士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其实我们还有几位获奖的,冯子健副主任和武书记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也是病毒学的研究领域的奖项。梁晓峰副主任也在2014年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跟这么多疾控领域的专家在一起,我也觉得很有底气。我们就是因为有侯老这样的学术带头人,有这么坚强的中坚力量、强大的研究团队,我们对于不断地战胜病毒带来的疾病也是充满信心。

  “中国干扰素”之父,是业内不少人对侯云德的尊称。20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瑞士等国的科学家以基因工程的方式,把干扰素制备成治疗药物,很快成为国际公认的治疗肝炎、肿瘤等疾病的首选药,但价格极为昂贵。

下面,请焦雅辉副局长来介绍一下我们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做好2018年流感防治工作的部署有关情况。

  侯云德敏锐地捕捉到基因工程这一新技术,1977年,美国应用基因工程技术生产生长激素释放因子获得成功,这一突破使侯云德深受启发:如果将干扰素基因导入到细菌中去,使用这种繁衍极快的细菌作为“工厂”来生产干扰素,将会大幅度提高产量并降低价格。他带领团队历经困难,终于在1982年首次克隆出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人α1b 型干扰素基因,并成功研制我国首个基因工程创新药物——重组人α1b 型干扰素,这是国际上独创的国家I类新药产品,开创了我国基因工程创新药物研发的先河。α1b 型干扰素对乙型肝炎、丙型肝炎、毛细胞性白血病等有明显的疗效,并且与国外同类产品相比,副作用小,治疗病种多。这项研究成果获得了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此后,侯云德带领团队又相继研制出1个国家I类新药和6个国家II类新药。

图片 5

  侯云德更具前瞻性的,是他没有固守书斋,不仅主导了我国第一个基因工程新药的产业化,更推动了我国现代医药生物技术的产业发展。

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介绍情况。中国网 张若梦 摄

  “我现在还记得,26年前在侯云德先生的办公室里,他打开抽屉给我看,一抽屉都是各种各样的论文。侯先生说,这些科研成果如果都能转化成规模化生产,变成传染病防控药品,该有多好啊!”北京三元基因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程永庆回忆,那时缺医少药,很多药都需要进口,而且价格高昂。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新闻发布会的主题是“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侯云德院士有关情况及我委部署2018年流感防治有关情况”,我想借此机会,向侯云德院士获奖表示衷心的祝贺,向长期关心、支持医政医管工作的新闻界朋友们,各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表示衷心的感谢。下面,我介绍一下2018年流感防治相关工作情况。

  一年后,在一间地下室里,当时60多岁的侯云德创立了我国第一家基因工程药物公司—北京三元基因药物股份有限公司。

流行性感冒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呼吸道感染,在春季和冬季容易在人群中流行。流感起病急,大多数为自限性,但部分因出现肺炎等并发症可发展成为重症流感。2017年入冬以来,我国流感活动水平上升较快,且仍处于上升态势。多地医院门急诊和住院患者、重症患者增多,诊疗压力大。专家分析认为,今冬流感高发是由综合因素叠加导致的,主要包括:冬季是流感高发季节,今冬气候异常,今年流行的优势毒株已多年未成为优势毒株,导致人群缺乏免疫屏障,易感人群增多。预计流感活动高峰还将持续一段时间,随着学校和幼托机构寒假的来临,流感活动水平将逐渐下降。

  侯云德主导了我国第一个基因工程新药的产业化,将研制的8种基因工程药物转让十余家国内企业,上千万患者已得到救治,产生了数十亿人民币的经济效益,对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的科技成果转化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国务院高度重视今冬流感防治。国家卫生计生委按照国务院要求,认真做好流感应对工作,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流感防治工作的通知》,重点做好以下工作,切实保证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那时的干扰素药品100%进口,300元一支,一个疗程要花两三万元。现在的干扰素90%是国产的,价格下降了10倍,30元一支。但是侯先生还给我们提出了要求,希望价格能再降到20元钱、10元钱,让普通百姓都能用得起!”程永庆感慨地说。

一是加强流感疫情监测和处置。充分发挥流感监测哨点医院和网络实验室作用,进一步加强流感样病例监测与样本报告,密切跟踪流感病毒流行情况,有针对性及时指导防控。会同教育部门做好学校、幼儿园儿童和学生入学入托晨午检和缺勤缺课登记报告等防控工作。

  侯云德的战略性,还体现在他对国家整个生物医药技术发展的顶层设计。

二是切实做好流感医疗救治工作。组织专家制定了《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指导各地开展医务人员培训,做好当前流感医疗救治工作。对老年人、儿童、孕妇、有基础性疾病的重点人群及时治疗和使用抗病毒药物,对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到具备条件的医院,派驻省级专家到医院加强指导。医疗机构采购足够的抗病毒药物,保证抗病毒药物及时足量供应。充分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联合应用中医药技术,努力提高临床疗效。

  “侯云德院士是当之无愧的科学大家,在生物医药技术领域,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是侯院士在把握方向。”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钦佩地说。在对我国科技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863”计划中,侯云德连续担任了三届863计划生物技术领域首席科学家,他联合全国生物技术领域的专家,出色完成了多项前沿高技术研究任务。顶层指导了我国医药生物技术的布局和发展。在此期间,我国基因工程疫苗、基因工程药物等5大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生物技术研发机构成十数倍增加,18种基因工程药物上市,生物技术产品销售额增加了100倍。

三是发挥医联体作用加强基层医务人员流感诊疗培训。充分发挥医联体牵头医院的作用,利用驻点培训、现场指导、远程医疗等手段,加强对医联体内下级医疗机构的指导。对医务人员,特别是基层医务人员开展培训,提高对流感病例的早期识别、早期抗病毒治疗的意识和能力。

“双鬓添白发,我心情切切,愿将此一生,贡献四化业”

四是发挥好基层在流感防治中的作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对辖区居民加强流感防治信息宣传,组织动员家庭医生团队对签约服务对象开展有针对性的宣传活动,基层医务人员再做好流感患者常规诊疗的同时,对疑似重症患者,应指导和帮助患者及时转诊到有救治能力的上级医院。

  “侯老师能够做出方向性的判断,靠的不是拍脑门,而是长期以来扎实的积累。”侯云德的学生、中国医科院病原所所长金奇研究员告诉记者,尽管已是89岁高龄,但侯老师的勤奋,很多年轻人都比不上。

五是加强流感健康宣传教育。组织做好流感防治宣传引导和健康教育工作,通过广播、电视等主要媒体和官方网站、微信等多种形式发布流感防治知识,制作流感防治知识健康宣传品,组织相关专家广泛宣传针对普通人群和重点人群的防治知识,提高公众自我防护能力。

  “侯老师每天都会关注国内外病毒学的最新动态,并且亲自翻译、撰写,送给相关部门领导和同事参阅。每期都有上万字,两周一期,已经写了200多期。”金奇说,他读研究生时,侯老师工作非常忙碌,但仍然会在下班后到实验室找学生聊天。“聊什么?聊的就是他掌握的最新技术和动态,通过侃大山的方式实时输送给我们。侯老师对我们这些学生,对年轻人,在培养提携上总是不遗余力。”

下一步,我委将进一步加大流感监测力度,根据防治需要及时发布科普防治知识,邀请权威专家做好解读,积极回应社会关切。对医务人员开展培训,进一步提高医疗救治能力。对重症患者集中的地方,组织国家级专家进行指导和会诊,最大限度的保护患者健康。

  在学生和同事眼中,侯云德是无私的,愿意将自己的知识与技术传授给他人。在做干扰素研究的初期,试剂紧缺,都是他自己从国外背回来的,但其他同事有需要,他二话不说就分享给大家使用;上世纪80年代初他的实验室建立了一系列基因工程技术后,不少人到他的实验室取经,侯云德乐于分享,从不留一手,常常还要赔上昂贵的试剂。有人认为他这么做不利于保持本室的技术优势,他却不以为然。“我国科学家应当团结起来,不能把持技术不外流,技术优势要靠不断创新,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使自己处于优势地位。”

谢谢焦局长。下面开始提问。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党委书记兼法人代表武桂珍研究员告诉记者,尽管创造的经济效益数以亿计,但侯先生对生活的要求非常低。“他的汽车超期服役要淘汰了,我们问他想换辆什么车?侯先生说,带轱辘的就行。生病住院,也从来不跟组织提任何要求。有时输完液晚上8点了,还要自己回家做饭吃。”武桂珍说,侯先生所思所想所求,都是我国的防病事业。在他身上,深深映刻着老一辈科学家的家国情怀。

我看到,对侯云德院士介绍是现代传染病综合防控技术体系的主要奠基人。我想请问一下梁主任,能否介绍一下我国现代传染病综合防控体系?谢谢。

  采访时,谈及自己的科研成果与成就,侯云德院士谦虚地笑了:“我做的都是分内之事,只是认真做了,并没有很特别。而且很多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做的,我是领头人而已。”

现代传染病防控体系,首先还是从传染病的预防开始。得先发现传染病,就像这次流感一样,我们首先得经过监测,拿流感做例子,全国现在554个监测点,有400多家网络实验室,一旦发现病毒以后,很快能鉴定出来。下一步,大面积生产一些诊断试剂,让各个医疗机构能够用起来,及时发现病人,医疗机构再开展一些治疗工作。当然,有一些疾病,比如病毒类的,刚才说到侯院士当时参与的H1N1,2009年时是甲型流感,用80多天我们国家生产出第一个甲流疫苗,所以开展疫苗接种以后,疫情就得到控制。

  今年89岁的侯云德,仍然每天7点就开始工作,并且不吃早饭。据说,这是年轻时养成的习惯,因为要抓紧一切时间做实验。尽管动过两次大手术,但老人看起来仍然精神抖擞。耄耋之年,他曾赋诗一首以明其志:“双鬓添白发,我心情切切,愿将此一生,贡献四化业。”

现代传染病防治大概是这样一个流程,从疾病的诊断、疾病的治疗,特别是到它的防控,现在发展得比较快。侯院士在流感和其他病毒类的疾病工作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我也说到,他主要从事的是α1b干扰素的研发,当时在国内非常领先,和世界不落后多少,所以治疗了很多疾病。从现代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来说,未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病原的识别环节、流感554家监测点、408家实验室,还远远不够。中国这么大国家,南北东西差异很大,从科研方面、覆盖面、反映的速度方面来讲,还是有差距。像侯院士这样的病毒学家,我们也正在做一些工作。现在提的精准医疗,传染病将来可能也要发展到这个阶段,就是要更早、更精准地发现疾病,更加精准地制定有效的治疗方案。

侯云德院士简介

流感比较复杂,往往是在流行之后才能使用疫苗,所以未来的变化很难预测,这都需要增加将来的科学研究。现在,传染病已经有很好的机制,特别是关于乙型肝炎、艾滋病、结核病这三大重点传染病。我们已经做了几年,新发的、传统的或者是再发的传染病,按照目前现代传染病防控来说,还有一定差距。

  侯云德,1929年生于江苏常州,前苏联医学博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我国分子病毒学、现代医药生物技术产业和传染病防控技术体系的主要奠基人,成功研制了我国首个基因工程创新药物-重组人干扰素α1b等8种基因工程药物,主导的甲型H1N1流感防控的技术应对和科技攻关实现了人类历史上对流感大流行的首次成功干预,获省部级以上奖励35项,排名第一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